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北京 > 旅游景点 > 正文

“京城四大会所”究竟有多神秘?听他们讲一讲

发布日期:2016/5/21 9:42:49 浏览:2491

北京国际俱乐部酒店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上流人群居住的北京城与自己居住的北京城是两个平行的世界。在人们的想象中,“另一个世界”的一天可能是这样的:

某位拥有亿万资产的富豪,穿过雾霾笼罩的长安街,抵达东长安街10号,长安俱乐部。此地距离天安门广场不过千米。他进入宫廷风格的会所,绕过通体金黄的屏风和龙椅,与朋友坐在紫檀木的桌子前喝杯茶,相约室内网球场对战一局。

接近中午,他起身前往建国门北大街8号,位于华润大厦的北京美洲俱乐部。在与商业伙伴吃上一顿美式商务午餐后,他打开恒温保湿的私人雪茄屉,抽出一根如冯唐书中描写的“粗细长短不等的COHIBA”。

下午他又赶到西绒线胡同51号,那里原是康熙皇帝第24子诚恪亲王之后裔溥霱府邸,低调神秘的“中国会”就在此处。他要在这里约见某个外资银行高管。随后,两人转道新源南路6号的京城大厦,乘坐专属于京城俱乐部的电梯直达50楼,在360度的环形回廊闲庭信步,俯瞰脚下华灯初上的北京城。

所有这些关于“京城四大会所”的细节都是有据可考的,但是抱歉,现实中很少会发生一天内换四家会所的情况,而且同时拥有“京城四大会所”会员身份的概率极低。究其原因,私人会所与有钱就能进入消费的酒店并不相同。

耶鲁大学哲学教授卡斯腾·哈里斯说:“房屋必须具有一种产生神话的功能,那意味着必然也是一种公共和政治的功能。”私人会所似乎就是这样一种存在。

现在人们眼中那些带有神秘色彩的私人会所,可能源自18世纪英国的“绅士俱乐部”,只面向会员开放,由英国上流阶层在伦敦西区创立。在那些充满贵族气息的房屋里,会员们可以赌博,而这在外面是非法的。19世纪,私人会所大量出现,越来越多的新兴资产阶级拥有了权力,这些人在社会地位提高后,自然也开始寻求私人会所的会员身份。

私人会所提供了特权感、私密性、身份地位的象征、相同阶级的社交,不管是哪个国家的上流人群,这些都是他们所需要的。长安俱乐部对本刊记者采访邮件的回复就反映了私人会所的行事风格:“我们一直是秉承着低调的经营风格,从未在行业外的杂志上做过大篇幅的专访报道。”

上世纪90年代,私人会所悄然登陆京城。“京城四大会所”中,京城俱乐部于1994年首先成立,1996年长安俱乐部和北京中国会相继开业,2000年北京美洲俱乐部成立。

几大神秘会所服务人群略有区分,比如京城俱乐部由中国中信集团和美国国际会所管理集团共同创建,主要服务国内外商界人士,以及各国驻华使节和国际名流;长安俱乐部由富华国际集团创立,早期曾将会员年龄限制在45至55岁,入会者多是政商人士;美洲俱乐部会员主要为世界500强企业的内地代表、海归人士。

“中国的情形其实跟国际一样,城市精英阶层出现以后,他就不喜欢去混大圈子了。他喜欢去小圈子,有强烈共鸣的这种。自然而然,人以群分了。”社群研习社创始人王旭川说。根据福布斯的统计,中国私人可投资资产1000万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在2015年就已超过百万人。

北京私人会所已有20多年的历史,直到现在“京城四大会所”的会员头衔仍然是身份甚至权力的象征。虽然没有人专门去研究这些私人会所的历史,但总能通过一些细枝末节感受到某种变化。比如曾经对会员年龄设限制的长安俱乐部,在进入新世纪以后,解除了对会员年龄的限制,它还一直在担心自己的外形过于普通甚至老旧,终于在今年4月份决定进行“气质装修”。面向海归人士、要求会员具备国际视野的美洲俱乐部,其会员杂志的版式在2014年第二季度从过去的英文内容在前调整为中文在前。2014年底,中纪委要求该俱乐部陆续封存会员卡,华润要求各单位立即按照一般会员退会程序退会。当然还有中国会,2015年底,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字【2014】52号文件精神,及北京市文物局通知要求决定停止营业。

对局外人来说,“会员专属”的私人会所并不总是壁垒森严,偶尔也有机会往里面瞧上一眼。在大众点评网上,对“京城四大会所”的点评总共不足300条:

“旧了,看不出京城四大俱乐部的往日辉煌。需要重新装修了,没有什么亮点。不建议去。”

“北京最早的富人交际场所……以前觉得很神秘很高档,现在觉得真没什么。”

“曾经是北京最著名的四川饭店,传说中老革命们吃饭的地方。”

“只想说一句:有钱真好。”

我帮王子入会所口述者:某欧洲跨国公司中国区代表

长安俱乐部

位于长安街10号,其中5层为俱乐部使用,其余写字楼对外出租。除了三个各具特色的宴会厅和一个会员酒吧外,俱乐部还有二十多个不同大小的贵宾厅房及会议室。康乐设施包括室内乒乓球馆、保龄球馆、壁球馆和两个位于10楼的室内空调网球场等。据媒体报道,俱乐部会员入会费16.8万,每年年费1.6万。

我第一次去长安俱乐部是介绍一个外国王子入会。

我是中欧混血,出生在中国,但很小就在欧洲生活。直到2010年,我又回来了。

那天我送王子到了酒店后就自己去了长安俱乐部。那次是我们请王子来参加一个活动,他提到希望能加入中国高端的俱乐部,于是我去了长安俱乐部。因为我了解到这里低调,成立时间也比较长,想成为它的会员很难,要求苛刻,除了钱还有对地位的要求,这二十年,印象里全球只有不到一千名会员。

北京国际俱乐部酒店

上去后,在门口我就被一个黄金大龙椅给震撼了,真是吓了一跳。那个龙椅应该是镀金的,黄金色,就像故宫的龙椅,全雕的是龙,非常大,就在屏风后面。

除了龙椅印象特深,其余的倒不那么新奇。比如那时有一层中餐厅,还有一层日餐厅,还有意大利餐的,还有健身房。其中还藏有会所创立者陈丽华自己收藏的古酒与书画等。记得一个厅里有一面墙板,挂满了陈丽华女士与一些人的合影照。会所旁边是一家保时捷展示厅,据说是向他们租的。

我做了二十年的奢侈品,比如爱马仕等品牌的顾问。像这样的高端俱乐部,一般跟奢侈品关联非常深,很多奢侈品牌会去一些高端私密会所做活动,所以接触深了,比较熟悉。有一些他们的会员也是我们的客户。

会所不是酒店,酒店是客都能来,会所不是所有人都能进。我感觉他们的员工很稳定,记住会员也不是很难的事,他们也受过专业训练。可能是做奢侈品顾问,加上是要介绍王子入会,我就能刷脸直接进出那里,类似荣誉会员吧。

那里之前每天都有活动,一些小型聚会,如生日、成人礼等等,还有一些高端品牌活动,这块针对女性会员的多,消费不错。比如像LaPerla,意大利有名的内衣品牌在他们那儿做活动以后,当天销售就相当高。针对女士会员策划的活动还是挺多的,有次发生了几十万的消费。女人买东西踊跃,男性则很少安排购物的环节,有别的一些活动,如打球。

能入会的,缴纳高额会员费后,很多消费并不是特别高,有很多活动是免费的。有些时候我们就过去打个球,吃碗面,喝点水。这是一个重要的平台,赢利可能还在其次,估计陈丽华女士也不在乎这个。

这些有钱有身份的人之所以来这里,我认为是不希望有人打扰他们,来这里的人可能都是公众人物,也不希望引起不必要的骚动。

不少高端会所的会员是世袭的,能看见些年轻人,但富二代脸上也没贴条,有时就是一群年轻人在里面,分不出来。如长安俱乐部这样有二十年历史的会所,有的老会员就将资格世袭给了二代,我叫他们“传二代”。

在有的传二代眼里,我就是“富三代”了,不过我自己没靠家里。我接触过的一些富二代年轻人就和我说,麻烦您带我去爱马仕店帮我选东西,他们还是羡慕我的生活,但很少注意这是我自己自食其力得来的。

后来有长安俱乐部的人来找我,希望我给这些二代讲讲文化和礼仪课,因为我以前在北大汇丰商学院教过“创二代”总裁班,实际也是富二代。年纪从18岁到30岁都有,教他们的家庭传承,品牌管理,还有文化和礼仪。很多富二代,包括长安俱乐部的传二代,他们很快面临出国留学,但还不会与外国人打交道,出去遭人排斥。我最后没有去讲。因为我主要是教品牌管理的,单独教礼仪我不感兴趣。

在西方传统观念里,一个人的社会地位除了钱,还有看他的社会贡献,类似高端会所的会员,就是一种不加冕的身份象征,而且都是要有人推荐,类似于西方读名牌大学的推荐信。我认为,中国的会所要想抓住精华,不在于装修的最好,而在于人的素质。你能够进门,但是你能在这房间里站多久,要看你的背景,你的出身和你各方面的修养。

“京城四大会所”我都去过,各有特色。中国会比较老式,我感觉不是很适合我,后来就去得少了。美洲俱乐部商人多,国外情调重。我感受的,长安俱乐部比较成熟稳妥,商业性会所就像京城和美洲俱乐部,会员可能壮年的多,还要打拼,长安俱乐部的年龄稍微成熟一点,一般到了不需要去拼的地步,所以对投资这些活动未必很感兴趣。

我们教美国大使包水饺口述者:肖志翔(美洲俱乐部中餐粤菜大厨)

北京国际俱乐部酒店

北京美洲俱乐部

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北大街8号华润大厦顶层(28-29层),内部设施,除开放式餐厅、会客厅等,还设有12个独立私密包间。包间以曼哈顿、旧金山等美国城市命名,最出名的包间为华盛顿总统间。俱乐部官网所示会员分两种:个人会员和企业会员。个人会员入会费20万元人民币,年费1.2万元人民币。企业会员入会费25万元人民币,年费1.2万元人民币。

骆家辉大使是在我们这儿学会包饺子的。

作为美国大使,他的欢迎宴与欢送宴都是我们办的,两顿我都参与了。2011年,他正式就任美国驻华大使。欢迎宴期间,他来到厨房,请我们教他包水饺。

骆大使身份特殊,来之前我们都不知道是他,只知道有一位特殊的会员订餐,拿到会员资料时,上面一些个人信息都是空白的。

表格上倒是列着他的个人偏好:爱运动爱健身,饮食在意营养搭配,所以我们那两顿中西结合的餐都以低油、清淡的菜为主。

我当时做了道鱼子琵琶豆腐,不过用的不是鱼子,是河鲜的,类似小河虾的虾子,然后放在炸豆腐上很鲜美。

还有一道菜他很喜欢,炸子鸡。其实类似烤鸭,我们改良了,用鸡肉做的。

进入我们厨房的客人很少,到目前为止也就几位,包括骆家辉先生,他来感谢我们,当然主要是来感谢我的师傅。

我的师傅林胜伦,是“

[1] [2]  下一页

最新旅游景点
本周热点
  • 没有旅游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